當前位置: 首頁 > 漓東動態 > 媒體報道 >

朝著“百年三金”目標奮進

發布時間:2019-11-07 17:29 星期四|責任編輯: 宣傳部
 打印


鄒節明(右三)在三金中草藥標本室進行廣西民族藥物資源研究。(桂林三金供圖).jpg

鄒節明(右三)在三金中草藥標本室進行廣西民族藥物資源研究。(桂林三金供圖)


    □本報記者 徐瑩波


    人物簡介:鄒節明,國務院首批表彰的中醫藥專家、全國優秀企業家、桂林科學家、三金集團主要創始人,發起組建桂林三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,現任董事長、黨委書記。他堅持科技興企,帶領三金成為廣西最大的醫藥企業;他致力中藥現代化,設計和主持研發獨特品種32個,獲國家發明專利54項、國家中藥保護品種21項,成為三金各個發展階段經濟效益的基礎和支柱,西瓜霜潤喉片、桂林西瓜霜、三金片等研究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2項、省部級科技進步獎11項,“西瓜霜制備工藝”專利獲國家保密專利,西瓜霜獲國家原產地標記保護。


    提起鄒節明,桂林幾乎無人不知。


    他自進入桂林中藥廠(桂林三金前身)工作以來,成功研發出三金片和西瓜霜兩大拳頭產品,奠定了三金騰飛的基礎。自1985年擔任廠長以來,他面向市場,改革創新,推動三金完成“五次騰飛”,使一個作坊式小廠躍居全國中藥行業50強。如今,在他帶領下,桂林三金正乘著新時代的浩蕩東風,以奮斗的昂揚姿態,朝著打造“百年三金”的目標奮力前行。


    人生如天地,和煦則春


    1967年7月,從武漢大學生物學專業畢業的鄒節明被分配到桂林中藥廠工作。剛到廠里,他驚呆了,眼前是破敗的磚木結構小廠房,職工多為小學文化,實驗儀器基本沒有,生產設備極其簡陋。雖然被稱為“廠”,但實際只是一個正處于籌備階段的小作坊。


    作為大學生的鄒節明對廠里來說就像寶貝,本可進入管理層,但他主動要求下車間當工人,他要熟悉中藥炮制的十八般武藝。


    “人生如天地,和煦則春。雖然廠里條件較差,但既然來了,就要全力以赴做好工作。上班時我虛心請教,認真觀察老藥工熬蜜,用石磨研磨藥粉,用搓衣板似的制丸木模制作大蜜丸。下班后我就查閱各種文獻,研究廣西本地產中草藥。”鄒節明回憶,“雖然工廠生產設備落后,但我希望找到中草藥與現代生物學技術的連接點,幫助廠里改善產品生產工藝,提高勞動效率,確保產品質量。”


    鄒節明的勤奮讓老師傅們刮目相看,大家都愿把經驗傳授給他。廣西中草藥資源豐富,當時已發現4623種。每到周末休息,鄒節明就騎著自行車去趕圩,到各個市場尋找特色草藥,向壯醫、苗醫和瑤醫請教。


    隨著國家啟動“三線建設”,作為“小三線”地區,國家對桂林加大工業投資力度,中藥廠也迎來發展契機———1969年,自治區向桂林中藥廠撥款19萬元。鄒節明帶著100多名民工,在市郊三里店的荒坡上建設廠房和辦公室。


    廠房建成后,鄒節明向大家提出,銀翹解毒丸等產品品種、劑型太落后,如果沒有獨特的拳頭產品,工廠難以生存。


    他打算自己進行中藥制劑改革。“沒有實驗設備,只能自己掏錢買來一些玻璃器皿、鋁鍋等;上班太忙,就用節假日做實驗。”鄒節明回憶。他和助手們用柴火燒、用碾槽碾……很快,他們開發出銀翹解毒片、穿心蓮片、枇杷止咳沖劑等6個新品種劑型。


    桂林中藥廠成為國內生產現代中藥片劑和沖劑最早的廠家之一。


    勤求古訓,博采眾方


    三金片享譽海內外,也是桂林醫藥工業典型代表。但很多人不知道,三金片的誕生有一段有趣的故事。


    1970年,鄒節明到外地出差。途經湖南時他遇到一位老農,手里拿著幾包草藥,說是用來給孫女治療尿路感染,且效果很好。


    尿路感染是臨床上常見、多發的感染性疾病,具有發病率高、頑固性、復發率高等特點,是什么草藥能起到良好的治療效果?征得老農同意后,鄒節明打開藥包查看,發現有十多味中藥,其中金櫻根、金沙藤、金剛刺、積雪草四味草藥與他平時所看文獻記載吻合。他仿佛觸電一般,心快要蹦出來,他預感到一種新藥即將誕生。


    回到工廠,鄒節明迅速開始“三金片”的組方設計和制劑研究。為彌補廠里有限的實驗條件,他找到一家合作單位來進行試驗。


    從組方開始,到藥化、劑型、工藝,一次次試驗,一次次改進……經過近2年努力,1972年,治療尿路感染、腎盂腎炎的三金片問世。這是廣西第一個在民族藥、中藥基礎上研制成功的原創性新藥,填補了治療尿路感染的中成藥市場的空白。


    1973年,三金片開始投產。1978年,在全國科技大會上,三金片憑借著服用安全、療效確切的特點,獲得國內相關領域專家高度評價,榮獲重大科技成果獎。


    40多年過去了,在桂林三金努力下,三金片已成為中藥市場上不可或缺的治療泌尿系統感染的良藥,總銷量超過200億片,是全國藥品OTC銷售排名第八位的中藥大品種,近10多年來一直為泌尿感染中成藥第一品牌。


    方不在多,心契則靈


    西瓜霜是一味有著200多年歷史,治療口腔、咽喉疾病的優良傳統中藥。鄒節明介紹,上世紀50年代,國內醫學界一直按《瘍醫大全》中記載的工藝制作西瓜霜。但采用傳統工藝取霜率極低,生產周期長,無法量產;僅有桂林中藥廠等少數廠家堅持生產,有限的產品都拿去出口換取外匯,無法供應國內市場。到上世紀60年代末,國內生產西瓜霜的廠家相繼停產,古方藥瀕臨絕境。


    “方不在多,心契則靈;癥不在難,意會則明。”鄒節明介紹,西瓜霜生產要傳承下去,必須創新工藝。1978年下半年,鄒節明帶著助手開始西瓜霜工藝改造。為研究新工藝,他經常廢寢忘食。有一天妻子出差了,行前囑咐他照顧兩個孩子。而他在辦公室工作到晚上8點還渾然不知,直到小兒子到辦公室找他,才猛然記起要給孩子做飯的事。


    科研工作從來沒有坦途。在西瓜霜工藝研發期間,鄒節明連續遭遇制藥環境、提速產霜、產霜數量、產霜質量、炮制手段、輔藥配伍等環節工藝難題的拷問,遭遇數百次失敗。


    有志者事竟成。1986年,雪白的西瓜霜在鄒節明團隊研發的新工藝下成功問世,歷時8年的研究終于獲得豐碩成果。


    西瓜霜炮制工藝改造完成,徹底解決傳統發霜的污染大、生產周期長、成本高三大難題。從此,西瓜霜生產進入工業化,瀕臨滅絕的歷史喉嗓名藥再放光彩,該工藝創新也被譽為“中藥炮制工藝改革的典范”。而依靠這一獨有技術開發的西瓜霜系列產品現已暢銷海內外,被人們譽為“桂林第四寶”。


    醫之為道大矣,醫之為任重矣


    三金片和西瓜霜兩大獨創性產品的問世,使陷入困境、瀕臨倒閉的桂林中藥廠迎來了涅槃重生。鄒節明也走上廠長崗位。


    在鄒節明推動下,1994年3月,以桂林中藥廠為基礎改組的桂林三金藥業集團公司成立。2001年,桂林三金藥業集團公司變更為桂林三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。


    2009年7月10日,桂林三金在深交所掛牌上市交易,首日開盤報價32.5元,較發行價漲64.14%。三金以高成長、高效益的嶄新面貌,成功進入資本市場。


    截至目前,桂林三金已擁有217個藥品注冊品種,涉及片劑、膠囊劑、顆粒劑、糖漿劑、噴霧劑、散劑等13個劑型;其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獨家特色產品品種42個,三金片、蛤蚧定喘膠囊等60個品種入選2018版國家基本藥物目錄。據該公司2019年半年報顯示,上半年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達7.9億元,穩居中國中藥行業50強前列。


    “我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做好三金這家企業。”鄒節明說,現在中國進入新時代,這賦予三金企業精神新的內涵,“敢為先”成為新一代三金人所倡導的企業精神,打造“百年三金”則是新目標。為實現目標,三金要做“新中藥”,既是中藥現代化的集中體現,也意味著創新與技術進步;把握中藥現代化,便能站在行業發展的前進方向,乃至引領行業的發展。三金還要做“心中藥”,要時刻銘記關愛大眾健康,用心制藥,以創新和扎實的技術為大眾健康保駕護航。


?